登山

自开天辟地之日,天地间便有一座神山。此山高不见顶,直指苍穹。

据说只有在珠峰顶上抬头仰望,才能依稀看到神山一角。在珠峰顶上仰望神山,会让人有种站在如来佛的手指尖上和如来佛对视的感觉,顿时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一只毛猴罢了。

相传,神山之巅藏有至上真理,亦是极乐世界。到顶者即能超越生死,得道成仙。古往今来,登山者络绎不绝,登顶者寥寥无几。真正被公认为成功登顶之人,不过四个。其中还有两个是老外。

他们是:孔老二、李老大、Sid 和Joshua。

这四位生活在不同时代、不同国家,而且登山方法也截然不同。因此,后人根据他们各自独特的登山方法分成了四个派别,并各自成立了登山协会。

孔老二登山协会主张一步一个脚印地努力向山顶迈进。每天海拔提高一点,天天向山顶靠近一点,高了还要力求更高!他们爬山的方式也很有意思,从来都是低头看路,很少抬头仰望山顶。有人问他们为什么,回答是:我们知道山顶在那里就好了,不需要去猜测山顶的样子。山顶的风光啊,到了以后自然就看到了,现在想也没用!而现在最重要的是走好脚下的路,脚下的路都走不好,哪有工夫去理会其他东西?孔老二登协的另一特点是不怕困难、坚韧不拔。无论峭壁有多陡、天气有多差,总能看到这一登协的山友在迈着坚韧的步伐,克服一切艰难险阻,勇往直上。有人问他们,神山这么高,这么难爬,登顶几率如此之低,你们何必冒着生命危险这样坚持?回答是:就算我们知道不能登顶,也一定要向着登顶努力!因为征服神山是我们的终极目标,是最伟大的使命。再说了,如果不做出最大努力去试试,你又怎么知道爬不上去呢?许多登山的技巧只有自己去登了才能体会得到啊!

李老大登山协会的宗旨有点不同。尤其是天气不好、登山有危险的时候,人们经常看到李老大登协的山友在山脚下的小木屋里面悠然自得的休息,有时还会看到他们在树下睡大觉。这和孔老二登协山友们日复一日、步履蹒跚的身影形成了很大反差。有人说这是他们在养精蓄如,意图伺机反超孔老二登协的山友。他们的回答是:神山不是别的山,不是那么爬的!要登顶,首先得活下来,如果命都没了,还谈什么登顶?所以,我们登协最看重山友的人身安全。另外,神山不是你一门心思去爬就一定能登顶的,你越想登顶有时就越难登顶。这山上本来就没有路,也没有人能告诉你路在哪里。就算有人知道怎么上去,他也没法说给你听。就算告诉你了,你也不一定听得懂。所以啊,登顶要用其他的办法。什么办法?首先,你不能每天想通过自己的聪明智慧研究怎么登山,你的小聪明永远比不上神山的大智慧,所以我们主张山友们要试着和神山融为一体。能够做到这一点,就算你不迈出一步,都能够领略山顶的无限风光和至上真理,也就等于登了顶。那么如何和神山融为一体?其实神山并不神,登神山的方法和山脚下我们周围大自然的法则没什么两样,就连烧鱼吃的时候都能体会到登山的真谛!

Sid是一个老外,他这一派对于神山有更加独特的见解。他们登协认为,虽然你看神山在那里,但神山真的就在那里吗?其实不是啊!Sid说,神山其实在我们心里。不只是神山,所有我们看到的东西,都是我们心的产物,我们不能被这些看似真实的假象所迷惑。 登山,实际上是登的自己,是登的自己的心。你征服了自己的心,你就征服了神山。所以老孔啊、老李啊他们登协的山友们使劲爬、使劲和神山融为一体什么的,有用吗?肯本就没山,你怎么爬啊?我们登协的宗旨是,大家应该彻底忘掉爬山这件事,当有一天你看到神山不觉得它是神山,而只是一座高山,毫无征服欲望的时候,你就离山顶更近了一步。正是由于Sid登协对于登山独特的见解,人们在山上山下都很少见到他们登协的人。

Joshua登协在许多山友眼中是最靠谱的登协。因为Joshua是四大登协创始人中唯一清清楚楚声明自己到过山顶的人,而且还有照片流传下来,向后人宣扬山顶的风光。更重要的是,他一口咬定世界上只有自己到过山顶,其他三家登协的人如果声称登顶过,那他们肯定登的不是神山而是其他什么更矮一点的山。Joshua登协最最重要的大卖点是提供向导服务,而且这位向导就是登过顶的Joshua本人!因为Joshua同时也是四大登协创始人中唯一还活着的!另外,只要加入登协,每个人还会发一个地图和一个通话器,可以随时和Joshua联系,确保登顶。由于种种福利,Joshua登协很快就成为了以攀登神山为目标的最大登协。其他登协的山友也经常在山上遇到Joshua登协的人,每次Joshua登协的人都会非常热心地想把地图和通话器借给别人,或者干脆就让别人跟着自己走,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上山之路是唯一的正确之路。

所以,神山上下由四大登协勾画出一副热闹的场景。山上,有孔老二登协的山友们在认真、艰辛、一步一个脚印地四散探索上山之路,更有大批Joshua登协的山友们排成一队,轻松愉快地一边唱歌一边登山。山下,有李老大登协的山友们潇洒地住在小木屋里渐渐成为了大山的一部分。偶尔,人们会看到Sid登协从来没在山上出现过、也从来不谈爬山的山友们路过神山,他们只会远远地看一眼神山,然后继续走自己的路。

《完》

Advertisements